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国人还有没有人性?

看了TVS报道的这个名为《两车碾烂女童下半身 冷血行人路过不屑一顾》的视频后我直接气炸了!附视频地址: http://t.cn/ason 另见南都网报导: http://t.cn/as93U6



看这个视频真需要一定勇气,一般人真hold不住,反正我看得很揪心,浑身寒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整个人被气炸了!!!这是个鲜活的生命啊,哪经得住车轮的重复碾压!!我不禁要骂:国人还有没人性?!你们还配是人吗?!你们就这样爱护我们的下一代吗?!草泥马你们这些冷血的畜生!!!对于这件事,我们甚至可以抛开“好的制度可以把坏人变好,坏的制度可以把好人变坏”、“坏制度让人变成鬼,好制度使鬼变成人”这种不受待见的言论,但凡有一丁点人性你就该施救。除了拾荒的大妈,这几个过路的以实际行动证明人性的泯灭,而还有比人性的泯灭更可怕的吗?

本人实在看不过,气不过,特别想知道小女孩现在的情况,也想给这个不幸的家庭捐点钱,虽然本人只是个穷学生,但省出个一二百刀还是没问题的。刚才给小女孩的父亲打了个电话,都快凌晨五点了没想到他接了。问小女孩现在什么情况,但是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他声音不大,整个人时不时就泣不成声了。向他要帐号,但是他婉拒了,说自己现在还能支撑得住,等支撑不住了再向大家求助。由于时间太晚了,叮嘱了下注意身体就挂了,过几天再问下。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身上谁不会崩溃?谁还会对这样一个冷血的社会抱有希望?孩子父母看这碾压视频时该是何种的绝望与气愤?不单孩子的父母,其他的亲属一样需要疗伤,心伤,而正是这个社会伤害了他们,所以,难愈。

孩子的父亲说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只要孩子健健康康的。换了我,我或许会把司机干掉,但是对于那些过路者我耐其何?把他们全杀了?这个社会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我等耐其何?只要孩子的命保下来了,我会拼了老命移民,我不许自己的孩子再在这个以这种方式伤害她性命的神奇国度生活!天朝多凶险,生娃需谨慎。我理解@哑巴 不敢生孩子的心情(http://weibo.com/1420862042/xsVho4TXK)。

近期总结及下一步计划

8月15日来到学校,21号开学,至今天正好俩月,面对这两个月的学习与生活我却有截然相反的感受。对于学习,我只能说:Such a bad start ever!!! 对于生活,客观讲确实比国内要好几个档次,唯一的不爽就是做饭,刚开始还好,后来就越做越烦,吃着自己做的饭也越来越难以下咽,不过优美的自然环境和友善的民风也算是对不爽的一种补偿吧。

迷茫之一:学习一团糟。

一门最重要的必修课也是qualifying要考的课完全听不懂,听了近俩月的天书。客观的说一是因为以前没学过,且课程本身很难,号称全校最难的几门课之一;二是没有预习,书几乎不看,也不知整天忙什么去了。如此学习方法会就怪了!!今天上课教授说21号之前还可以drop掉这门课,但是老板钱都给交了,我能drop吗?我drop了明年再上也好受不哪去!

另一门课似懂非懂,后果就是期中考试验出了真实水平,直接惨剧了。我觉得活这么大没有比这更丢人了!!!不怕丢人的说就是四道题一道也不会,第一题卡壳后不爽了,把时间全墨迹在这一道题上了,这完全是弱智才会做出来的事!还是老板的课,当时考完直接崩溃,以为得打道回府了。考完后正好碰上一好哥们,一番开导才心情好转,最重要的是幸好老板不计较,非常体谅人,说知道我境况非常difficult,语言也不习惯,学习上肯定有困难,所以一再告诫有问题一定去问,作业一定要得满分,周末提前把作业浏览一下,感觉不会就去问。可我去问过几次?问过的都是无关痛痒的问题!究其原因就是自己似懂非懂问不出specific的问题。

最后一门课完全是去打酱油,讨论的论文从来不看,discussion时沉默,轮到自己做presentation时成为做得最臭的一个,PPT做得烂,讲得更烂,不到30分钟就讲完了,成为这门课开课至今下课最早的一次课。我知道我被童鞋们鄙视了,你们尽情鄙视吧,我承认我就是个笨蛋。我不会做PPT,不会讲PPT,这是老毛病了,以前用中文就这德行,别提现在是用英文了!但我会改变的,我会慢慢改变你们对我的看法,一如我在国内的时候。从今天开始,这门课我会认真读paper,然后积极参与讨论,不管自己有无基础,不管自己的口语多蹩脚,我要让你们看到一个积极上进的我,而不是自甘平庸的烂人一个,你们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我要问出有水平的问题。

迷茫之二:语言超级烂。

平时交流几句日常用语还凑合,但是一旦讲得时间长了,涉及的话题多了就无话可说了,各种错误就出来了,句子不成句子,单个单词嘣,让人汗颜!究其原因是用英语跟人交流得太少,平时一人宅在办公室里,完全还是国内的那德行,感觉挺用功的,其实在办公室上网、无所事事、消磨时间,作业没做,paper没读。这些时间拿出来去SDC锻炼身体也比这这强,所以以后不会再拿作业来当借口宅在办公室里了,该玩的时候就玩,该学的时候高效率的学。所以,我决定花钱参加下周末在Traverse City举行的Lake Ann Camp,结识一些有信仰的米国人。

至于跟教授交流学术问题,那直接杯具,各种不会说。有次向老板问问题,竟然张口冒出个“等于”,见了等号就念等于,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好像和把C++念成C加加一样丢人。其实跟教授的交流非常少,尤其是最难的那门课,完全没有达到问specific问题的水平。

有人说,当你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时候,就是你开始得到的时候;我说,当你再也不能更丢脸的时候,就是你开始争脸的时候。

争脸不是这么好争的,尤其对于我一个跨专业的人来说,没有一个靠谱的学习方法和学习计划只会重蹈覆辙。

完全不懂的FM要慢慢赶上,作业不能全懂但也要搞个差不多,不至于quiz时一点写不上。一点都写不上是态度问题,写上相关的知识点即使没做对也能证明认真学习过。教授们固然认同正确的答案,但他们也认可努力,毕竟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文超讲过一个他老板讲过的小笑话:他老板课上曾有一个学生,非常努力,但几乎每次作业都得个四十来分,最后考完试该同学找到他老板,请求他给个B,他老板一口回绝,“我不会给你B的”,然后这个学生直接要哭了,因为对于拿奖学金的人来说,如果拿不到B下学期就没资格继续拿奖学金了。这时候他老板发话了,“我给你个AB!”这个学生听后转悲为喜,喜逐颜开。

几周前的social曾跟教授谈过,告之自己困境,担心最后会fail,教授的叮嘱就是You must work hard. Just work hard. 而我现在做到work hard了吗?显然没有。我被难倒后一直处在被动应付的状态,而这就是态度问题。为此,首先要改变态度,其次要做到课前预习,课后复习,不会的题要去请教,要不教授怎么知道你的努力,单凭课上的一言不发吗?前面落下的章节慢慢赶上,现在的章节不要再落下,制定一个详细且定量的学习计划,矢志不移的坚持下去,否则fail了就只能卷铺盖打道回府了。

至于老板的课,老板已经讲得非常清楚,看PPT,有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去问。其实这门课算是难度最低的一门,因为是介于undergraduate和graduate level之间,而FM据说是全校最难的几门课之一。

打酱油的那门课不能再打酱油了,一个presentation已经把自己的形象降到最低了,已经不能比这更丢脸了,下一步就是争脸的时候了。争脸就是要问出有水平的问题,即使没水平也无所谓,毕竟没有修过相关的课程,都7年没学化学了。

我说过,每走一步,都在创造纪录。对于我们家甚至我们家族来说,我确实一直在创造纪录。我是我们家的第一个本科生,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研究生,是我们村第一个出国留学的……出身社会最底层的“好处”就是容易创造纪录。有次跟父亲打电话,问家里的活忙完了吗,父亲反问“怎么着?你还想回来帮俺干啊?艹恁娘得跑这么远”。从他的语气里很明显感受到他为我自豪。是的,父母亲戚为我自豪,但是在这里我却一再创造一个又一个的耻辱纪录。我心情差的时候说后悔转专业来这了,应该去另一所学校学习本专业,其实那更多的是气话。我喜欢这所学校和这所学校的人,老板nice,认识的朋友友好、义气,我不敢奢望再多。我从没有为自己选择这条路而后悔过,恰恰相反,这是我魂牵梦绕的一条路,是七年前就决定要走的一条路,只是没想到我真的能坚持走到今天。所以,我佩服自己的耐力、韧性与执着。人被逼到份儿上,肯定能做出点事情的,比如现在,我又被逼到墙角了,所以又到了我做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