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 2012

平和淡然

昨晚熬到凌晨4点多才睡的,还把闹钟定到了7点,但是死活起不来,睡到8点不得不爬起来,因为9点有老板的课,而且有quiz,这也是睡得那么晚的原因。老板出的题让人琢磨不透,范围太广,包括Gas Chromatography和Mass Spectroscopy,还说有一道关于aerosol measurement的题。把PPT浏览了几遍实在想不出会考什么题,因为都是关于非常复杂的instrumentation的,15分钟的quiz能如何考?焦头烂额。

果不其然,考的几道题完全没复习到,搞得心情极度郁闷,剩下的课也没好好听。

最近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晚上睡不早,早上起不早,起了没精神,有了精神先上上网,玩玩手机,玩得差不多了再学习,结果没学一会儿就犯困,于是再休息,休息个差不多了又去玩了……我勒个去,这纯粹是找死的行为,但尝试了几次还没跳出这个恶性循环。

上完老板的课后一个半小时有另一门要上,于是连午饭也没回去吃,就这么饿着。这门课上完后又得跟老板meeting。

非常坦然的对老板说这次的quiz做得非常差,我复习的问题都没考到,于是老板拿出来看了下,并给讲解了一番。好歹蒙对了几道,老板说能及格,安慰说quiz占最终成绩的很小一部分,不用担心。可问题是我上学期就是在这种“Do not worry about it.”中差点挂科了,导致这学期两门课必须都考A。在这方面国人似乎更直接,你平时作业和测验做得不好,以后要好好准备,否则肯定会挂科。而不会说,不用担心,作业和quiz只占一小部分,最后考试考好就行了。纯粹是麻痹人嘛!

跟老板meeting后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累,困,在椅子上仰了会儿直接回家。

顾不得做饭吃饭,先睡一觉再说。睡了不到三个小时,醒来却有恍如隔世的空旷感。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依稀记得是回家了,有关乎信仰的片段,但却很中国化。参加过一次prayer group的活动,对Christian的虔诚很是赞赏,无奈自己经过这么多年无神论和信政府的洗脑想时刻心怀上帝实在有些困难。梦里跟一同学去祈福,类似祷告,但却很中国化的拜跪在一人前,同学拿了封信似的东西,拆开把里面的一张有字的纸投在了左侧疑似捐款箱里,然后祈祷自己能找到工作。现实里是小马目前正在辛苦的找工作,飞过纽约、匹兹堡,去过green bay,但还没找到。轮到我时我还用英语问需要把愿望说出来吗,那人说不用,然后我就默念希望小马尽快找到工作,之后就是越理越乱的情节了。

起来后下楼呆坐在杂乱的会客厅里,心情出奇的平静。或许因为快回家了才会做这样的梦吧。想到家,想想自己目前所经历的一切,觉得大可不必给自己施加太大压力。我本一山里娃,放过羊,种过地,浇过菜,推过农车,下过水库,屋顶上放过风筝,住过窝棚…遭遇过诸多苦难,而幼稚不改,将一切跨过的门槛视为坦途,将自己的过去一笔否定,看空自己的优点,紧盯自己的缺点,像一只蟹子一样把自己保护在壳里,时而郁郁寡欢。

我必须跳出眼前的虚空浮轻,去追求充实的生活。虽不爱科研,但scientist或researcher的路估计多半要走下去了。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无论面对怎样的压力,都去保持一份平和淡然的心境。近一年来的经历证明无论遭遇多大的困难,总有解决的办法,而无谓的放大困难,只会让自己更加狼狈。

平和淡然,迎接最紧张的学期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