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5, 2012

来美帝一周年纪

几周前在人人网上一条一个多月前加某人为好友的验证通过了,这个“某人”不是别人,是我小学时最好的玩伴——G鹏。惊喜之余立马给他留言一条,说他还是那个样子,变化不是太大,估计他已认不出我。结果,没有任何回复。我估计的没错,他认不出我来了。

5月份回国在家待了十来天,有天在路上碰见初中班主任,他是迄今我眼中最好的老师。他和老哥曾经是同学,老姐后来还跟他成为过同事,读初中那会儿知道我家经济困难,对我比较照顾,我对此一直心怀感恩。我喊了好几声“于老师”他才停下来,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我,我说,“我是XXX,我哥是XXX,我姐是XXX”。“哦,XXX啊,这么多年不见真认不出来了……”。接下来的聊天让我心里疙疙瘩瘩的,他没想到我能走到今天,在他眼中我成绩不突出,也不聪明,特别提到不如某个同学聪明。

其实,我也没想到能这么“顺利”的走到今天。我一直觉得迈过的坎儿就不再是坎儿了,相反,是坦途。当初的艰辛历历在目,但我却乐意用“顺利”来形容这一路的艰辛。我一直不自信,但是我佩服自己对人生阶段目标的执着和坚持。现在走的这条路,我在八年前就以之为目标,但是实现这个目标却是期望之中而预料之外的。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跟几个同行的同学刚刚抵达学校附近的机场,不知不觉已经来美利坚一年了。那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二次坐飞机。同学送的我,临别一刻有点百感交集,明明想离开却又有几丝不舍。我知道,我即将开启新的人生旅程,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在异国他乡孤独奋斗若干年。

这一年来最丢人的事就是在第一学期由于对课业不够重视导致成绩没有达到学校对全奖学生成绩的最低要求,搞得非常狼狈,有点惊慌失措,以为要打道回府或者重新申请学校。好在导师和学校允许新生犯错,只要第一年的平均学分达标即可。第二学期再不敢懈怠,认真对待作业、quiz和project,最后都拿了A,有惊无险地保住了奖学金。对我来说拿A并不容易,因为我跨专业了,而且跨度很大,新课程完全没学过,几乎相当于没读本科而直接读博了。国内本硕期间学的东西几乎用不到,有时让我极度沮丧,觉得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应该去另一所学校,甚至萌生了重新申请本专业、转校的念头。

这一年来去了好几个地方。2011年感恩节跟几个朋友开车去芝加哥玩了几天,事实证明这是一次失望之旅,正事没办成,玩也没玩好,很失落。然后在圣诞节的时候去了Florida,在亲戚家待了10天,尽管被丢人的期末成绩干扰,但还算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圣诞。圣诞节第二天一家人去Orlando玩了三四天,逛了Walt Disney和Universal Studio,让我倍想有个家,有几个孩子,那样就可以一家人在迪斯尼畅游了。

转眼到了世界末日年。5月回国续签,再次被check,两周后clear。递签时邂逅了一个给我感觉超好的女生,上演一出过程曲折的寻人剧,跌宕起伏,甚至些许浪漫,最终不过再次证明我的一厢情愿和思维简单。6月初回到美国,下旬出征北极。第一次去纽约,第一次住希尔顿,第一次坐美国空军的飞机,第一次去中美之外的第三个国家,第一次经历高原反应,第一次见到宏伟壮观的冰川……北极之行创造了太多个第一。在遥远美丽洁净的格陵兰度过了一个月的时光,瘦了八九磅,黑得跟炭球似的。项目进展还算顺利,为下一步的工作开了一个好头。

一年来感情上毫无进展,错过不过是走不到一起的借口,即使重来一次,依然是错过。也许是我太相信爱情的纯粹,把感情看得太重,怕付出得不到回报,从而不敢轻易开始。而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村里本来就狼多肉少,即使立马瞄准目标都不一定保证能TG,就别提我这脸皮超薄的腼腆大叔了。

一年的流水帐,节哀顺变吧。2012,我希望是世界末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