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12

2013

2013,如期而至,不管你是喜迎还是悲迎,迎还是不迎,她都来了。我们可以拒绝的东西很多,比如不足够大的诱惑、TA对你的追求、你收到的多余offer、别人合理抑或无理的要求等,但唯独拒绝不了时间。她最守时,她最守信用,她最不会辜负你,而我们却时不时辜负她,最终辜负了自己。

我已经记不清从何时起开始讨厌过年,讨厌年龄+1。我只记得从读硕士开始时间变得飞快,眨眼就是一周,转眼就是一月,一睁眼发现一个学期结束了,然后发现啥成果没出,除了离死神近了一步啥进步没有。如果进步可以用距离丈量,那我还算有点进步。2011年硕士毕业后从天朝翻墙来到美国,2012年因项目需要飞到格陵兰呆了一个月,也算去过三个国家了。

 Summit Station, Greenland (Taken on ‎July ‎16, ‎2012)

LC-130 Transport Airplane (‎Taken on ‎July ‎13, ‎2012)

然而进步从来不以距离为单位,它来自自身水平的提升,而这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但走过一年半才体会到其中的艰辛,当初的希望之路被证明恰恰是最艰难的一条。重新拾起最痛恨的物理、喜欢却忘得一干二净的化学,挑战自己不能再低的IQ,遭遇各种挫败,在挫败中爬起,前进。

这学期选了三门课,其中一门research discussion,讲了一篇自己都没读懂的paper,剩下的两门让我狼狈不堪,尤其是最令我头疼的物理。罹患拖延症,平时不努力,课前不预习,课上听天书,课下再恶补,基本是这样的恶性循环,最后学得云里雾里,不愧是物理。学期末又忙着做poster,12月1日到8日去三藩参加AGU,第一次参会,做了个poster。

Golden Gate Bridge (Taken on  ‎December 7, ‎2012)

收获是有的,虽然不大,最大的收获是意识到自己做的东西实在太cheap了。做poster的不一定不是大牛,有的人就喜欢做poster,这样有更多地时间跟同行交流,换oral presentation,只有15分钟。

从三藩回来后学期只剩两周,各种lab、project、exam、paper要due,几乎天天都要熬夜。19号考完物理后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后来称了下体重,两周瘦了五六磅。哎,辛苦增肥一年半,两周回到出国前。最后混了个勉强过关,不至于停funding而已,尽力了就认了吧。

2013会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点,因为在这一年奔三被终结,我正式迈入30岁。30岁了还一无所有,压力前所未有。现在不止父母为我的个人问题担忧了。耀贤说,以前担心晓波找不到女朋友,没想到人家说找就找到了,速度那么快,还找了个特别好的,现在就担心我,真希望有一天我突然找到女朋友了。哎,除了对哥们深深的感激,我何尝不想呢。爱情,可遇不可求,在这个村里连“遇”的机会都没有,而所谓的错过又不过是一种托辞罢了。有缘的人怎么会错过?人越老反倒越简单,认定这么一个简单的逻辑。抱团取暖、相濡以沫、彼此忠诚就是爱情,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

2013年,希望父母健康,老哥老姐阖家幸福,侄女外甥健康成长,朋友们学业事业有成。更关键的,希望自己通过qualify,早出成果,早毕业。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而立之年最遗憾的莫过于没有遇到钟情彼此的那个人。以前没有遇到,现在可能性更小了。虽然依然相信爱情,但那是别人的。希望自己能早日遇见那个对的人,再不相爱真的就太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