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1, 2013

不归路

周末下大雪,在家宅了两天,啥也没做。周六晚上给Iowa U.的一个哥们打了个电话,瞎侃了一通,感觉大家都suffering from future uncertainty,感情学业都不乐观。像我这样的打光棍不奇怪,内敛闷骚,在感情上一点也不aggressive,对感情太认真,更缺乏相关经验,而且错过了一些本可以抓住的机会,最无奈的是又在一个鸟不拉屎、半年冬天、中国学生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偏僻到还不如我们镇的小农村,直接无解。而他竟然还单身就有点难理解了。首先,他有相关经验啊,毕业前见他在校园里跟一个颇有御姐范儿的漂亮女生站一起,看衣着感觉那女生应该已经工作了,他有点耷拉着头,听御姐“训话”,估计是关系破裂了,具体缘由没有去求证。其次,他说Iowa U.偏文,女生比男生多,认识女生的机会应该比较多。这哥们黝黑结实,能力也强,人也靠谱,所以很不理解为什么还单着。按他说的,“我是屌丝,没人要”。同是北美穷屌丝,相识何必同相怜,我们都走在一条不归路上。

侃完又给表弟打了个电话,已经半年不联系了,这熊孩子也从来不给我打电话。告诉他我要回国,问他有什么需要捎或者带的,结果这家伙想了一通让捎两条烟回去给他爸抽。真是孝顺,捎这东西给他爸……烟是同学给他的,比较贵,一条上千,他偶尔抽点,大部分又送了别人。A送B,B送C,C会不会又送了A也说不准。问我有女朋友了吗,我说悲剧了,估计找不到了。“要不你再来这边时我介绍几个我同学你认识……”,“这也太远了,谁愿意跟你异地啊?” Florida让我去几次都去不够,尤其在这个村里呆了这将近两年,但是去不起,坐飞机还得折腾半天。上次去的时候到家都晚上12点多了,然后有点睡眼惺忪的Andrew和Lulu从卧室出来,喊了声“表哥好”,寒暄了几句就让她俩睡觉去了。表弟说他想在summer去实习,但是没什么好的地方可去,一般的地方又不想去。谈及未来他们专业倒是好找工作,但是他说融入不了美国,将来可能挣几年钱再回国。我说我们又不是官富二代,回国没优势,要慎重,美国起码还公平些,第一代移民就别指望能融入美国了,文化差异太大,不可能融入,下一代应该会慢慢融入的。然后他就说感觉Andrew和Lulu也没融入,交的朋友大部分也是中国人的孩子,而且参加活动也比较少,放学后经常呆在家里,不像我们那时还有一群小孩一起玩。我倒没观察这么仔细,毕竟上次前后呆了10天,而且也没考虑这么长远。

出国如出家,在这条不归路上,考虑得太长远,日子就没法过了。踏踏实实一步一步来,前路就会慢慢明朗起来。之于个人,年龄确实不小了,不求大器晚成,只求晚亦成器。一年多来搞下的烂摊子,是时候清理了,现在的目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晰,只待行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