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8, 2013

后知后觉

总是后知后觉,脑残犯2,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机会,然后不得不再耗费更大的精力去解决因此而产生的烂摊子。如果是事情,也许多花点时间和精力能解决;但如果是人,许多时候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来美国后第一学期课业一团糟,因为专业跨度比较大,毫无专业基础,而学的又是超难的物理系的课,过程相当痛苦且无动力,结果可想而知。那时老板建议我转到地质,说跟我的background比较match,但那时却墨迹着没转,以为还得修很多地质的课,qualifying怎么考也不甚了解,而且连个中国人都没有。如果那时做做功课,知道转到地质只是换个专业名称,没有所谓的必修课,做的课题不变,导师不变,funding不变,committee member不变,变的只是更容易通过的qualifying的话,就不会出现今天的难堪了。现在再转,时间上与系里规定有冲突,未必能转得成。但无论如何这次得尝试一下,真心不想再跟物理系的faculty有任何联系。老板说会问一下系里,我也给小蜜发信咨询changing degree programs的policy。

现在的program课程设计极为不合理,不管你做什么方向,三门核心课必须修。其中,流体力学竟然两年开设一次,秋季开学赶上开课的话必须得修,因为第二次开课是第三个秋季了,而qualify是第二个春季考。那时刚来还没适应,更无专业基础,完全听不懂,而那个老师又特别懒,从来不做ppt,直接板书,推导他口中的“beautiful formula”;更懒的是不批作业,从作业题里选几道或新出几道搞quiz,这招其实挺狠的。这个老师是program director,人很聪明,发过nature还是science,也很圆滑,甚至虚伪。以前另一门核心课物理也是他上,后来改为我老板上,可笑的是qualify出题时却是物理系另一个老师,结果是这次3道大题中最后一道我们课上没有涉及,然后我就差那么一点而没有达到unconditional pass的70分。另一门化学是中国老师开课并出题,人超级nice,不会在这些无聊的考试上难为学生,而且化学本身比物理简单,高中时化学还凑合,算是有点基础,现在做的东西也偏化学。嗯,牛校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本硕北大清华,PhD哈佛,而且导师是众人皆知的大牛,在哈佛几乎无人不知。

以后要先知先觉,不留后患。这次,会过去的,虽然听XQ说今年属那啥的诸事不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