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4, 2013

zz: 我的弱水三千

文/mitbbs: 板蓝根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  

每当读到这首词,诗人就有一种想嚎的感觉。本大湿活了这么久,这些风月妙事却从来没有赶上过。对于俺这七十年代中期生人,小资产阶级的情调是奢侈的,启蒙阶段的性教育是尴尬的。等到了八十年代读中学的时候,才勉强能看到港台的一些东西;总的来说还是脱不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框架。  

当年诗人每天要面对的,不是什么情感上的困惑,而是铺天盖地而来的试卷和考题。在学校里也只有课间休息的时候,能偶尔欣赏一下周围的女孩;而在家里,金元和大棒政策就是俺的归宿。本大湿的同桌,还真可以算做是个美人胚子;当时春节还赠送给过俺一张贺卡,上面就是那幅“破壶”。那时俺什么也不懂,当然是一点生理反应都没有。现在想起来真是狂汗。。。  

好容易进了重点大学,才有了喘气的时间。先是跟着已经堕落了的学长们,看了几部内部参考的片子;又拜高手为师,学习吉它上的功夫。这才壮着蛇胆,跟着系里的乐队到处去寻花问柳。结果非常令人失望,工科院校里的美女简直是凤毛麟角;就连恐龙的数量都不是很多。我有一种被欺骗之后的感觉,我发现我的伤悲比齐秦唱的还要惨。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改革的大潮袭来,带进了一批外国人,也造就了一批先富起来的国内大款。于是乎社会之上崇洋拜金之风日盛,我们这些住在象牙塔里的精英,也不能幸免。随着我们乐队的成员的逐渐减少,本大湿也忽然明白了“一等美女跟老外,二等美女傍大款”并非只是街头巷尾的传闻。终于有一天下午,俺们的键盘手在食堂门口兜售录像票,被校卫队抓去;彻底地为我们的音乐划上了休止符。  

本大湿自认为没有经商的才能,多年以后也明白了“允许先富起来”的到底是哪一部分人。大学四年,恍惚而过;本大湿不愿意这样平凡到老,东坡曰:“天涯何处无芳草”,俺为什么不能将眼光放远些呢?于是在那最后一年,本大湿也加入了考托福,纪阿姨的大军。  

随着两场考试的旗开得胜,本大湿申请的助学金也有了眉目;乐队的几个粉丝投向俺的目光,也逐渐热鸟起来。可是贫僧西行之意已决,何况从来对她们就没有什么好感;几年来,乐队的成员也换了好几茬;她们追逐的目标也日新月异。想当初,她们可是对俺的师傅情有独钟的很。当然不论如何,那首“请跟我来”是断断不敢再演奏鸟。  

我总是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本大湿自从投奔了自由世界,才觉悟俺原来是个无产者。美国社会以钱论英雄,俺们这些第三世界来的穷鬼总算明白了天涯的芳草比俺们想象的更加遥远。本大湿也曾试图接近那些金发碧眼的学妹,结果只不过又一次验证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真理。  

于是本大湿只好攒钱买车,准备到机场里去做骆驼祥子。大家不要误会了,俺不是去做的哥;主要是因为每个学期都会有一些家乡来的学妹,需要老狼们去“劫”机。如果遇到眉清目秀的学妹,湿人的视力都会比平常至少能提高0.2以上。当然本大湿还是比较文明一些的,如果学妹不从,俺也就算了;不象俺的那些学长们,行为和恐怖分子没什么区别。  

那些日子的心情,就如同异国的天空一样晴朗。大路朝天,开在美帝国主义的康庄大道上;旁边又有黑眼睛黄皮肤的佳人陪伴;顿时觉得美好的生活已经不远了。然而事实证明俺们都错了,本大湿当了几个月的免费车夫之后,才发现顾客们的志向很高远,俺的车皮只不过是她们旅途中的一站。于是本大湿只好开着俺的破车,奔自己的钱程去鸟。

莫说今生多障碍,万水千山总是情。  

本大湿虽然情场失意,但是事业上还算一帆风顺。还没毕业,工作就已经找好;解决身份也就剩下一个时间问题。在这关键的时刻,本大湿也收起了寻花问柳的心情,老老实实地在公司做了几年苦力;总算在三十而立之前拿到了那张安身立命的卡片。  

去年,俺在公司找到了一个去欧洲公干的机会。在阿姆斯特丹机场,迎接俺的是个德国同事。我说,久闻凡高艺术博物馆的大名;能否领我前去一观?这家伙是个光棍,家里哪里有什么事;于是一同前往。花了十三个欧元,在里面逛了一圈;本大湿这才惊讶地发现周围的美女数量极多,而且各种肤色的都有;真是令本大湿大开眼界。扭头再看俺那同事,这家伙早已经两眼发直;神智不清了。于是乎本大湿也把那印象派的大作撇到了九霄云外,仔细地观察起眼前真实的美女来。据说凡高是发疯而死,若是大师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两个如此德性,说不准盛怒之下精神恢复了正常也未可知。  

古人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么多年了,本大湿却连一把勺子也没有。看到无数的富豪商贾,官宦政要泡在水中消暑;俺却离岸边越来越远了。每次只有在梦中,偶尔响起那首歌:“我愿逆流而上,寻找她的方向;却见依稀仿佛,她在水的中央。”  

夏天快到了,这次,俺先要买个救僧圈。。。。。。。。。
---------------------------------------------------------------------------------------------------------------------------
诙谐幽默,自我开涮,道尽应试教育下理工科屌丝男心酸,也道尽西行心酸,出国跟出家一样一样的。。。可怜才子没有遇佳人,板蓝根大湿这样理工科出身的文艺男就这样奔四了。如今不再“一无所有”,工作、身份、钱、房子,却依然没有寻到爱情。忽然想起柴静专访周星驰时星爷对婚期的回答,“你看 (我)还有机会吗?……年龄越来越大……我就运气不好……”令人唏嘘不已,祝板蓝根大湿早结良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